广州企业家遭遇多重套路贷,有政协委员和多名公务员参与其中

宋献律师 刑事辩护评论4,1404阅读模式

广州市政法机关在2019-2021年,历时三年侦查、审判,扫除了以梁兆敏为头目的“套路贷”黑社会组织,包括梁兆敏、苏伟光、李颖瑶在内的十五人被追究刑责。该案也被称为“广州套路贷第一案”。主犯梁兆敏犯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诈骗罪、敲诈勒索罪、催收非法债务罪、破坏生产经营罪、强迫交易罪、单位行贿罪,数罪并罚,被判处执行有期徒刑22年,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广州企业家遭遇多重套路贷,有政协委员和多名公务员参与其中

广州当地媒体对此案进行的报道( 电视节目截屏画面)

组织成员李颖瑶数罪并罚,判处有期徒刑16年3个月,并处罚金30万元。其他成员的刑期从数年到十多年不等。目前该团伙成员皆已送往狱中服刑。被该组织侵占长达三年之久的广州南沙区丰盛科苑工业园得以由广州中院指定管理人接管,此案最大的受害人谢荣标“最后的余粮”免于被吞噬。

然而,在该案后续的资产处置、回收过程中,谢荣标却遇到了新的问题:案发前其资产被人联手恶意低价购买。根据《起诉书》显示,主犯梁兆敏在强行霸占工业园期间,曾安排和指使同案的李颖瑶与当地原税务分局黄伟明局长的妻子温育欣非法收购广州农商银行对丰盛木业公司的债权包,还利用伪造的《租赁合同》制造出木业公司厂房不能交吉拍卖的假象,导致拍卖起拍价严重低于实际价值,并进一步安排甄焯康(当地派出所所长甄焯均胞弟)、吴泽明(派出所所长甄焯均妹夫)、王琴(广州中医药大学金沙洲医院唐运林主任的老婆)贱价取得了工业园五栋厂房产权。

套路贷”一案结案后,为了收回自己的资产,谢荣标和竞买人就此事诉诸于广州南沙区法院,不过谢荣标败诉。谢荣标认为,官司败诉的原因在于当地有多名公务员参与其中,还有一人的身份是港澳政协委员。

一、借贷1亿元过桥资金,广州企业家陷入“套路贷”

2022年11月25日上午,50岁的谢荣标在自己亲手打造的广州丰盛科苑工业园区门前立了一座塑像,上面写着:法律对公平正义的捍卫,是良好营商环境之基石。谢荣标与40多家入住企业负责人一起举行“铁拳扫黑护广州,公平正义伴粤商”扫黑除恶主题雕塑揭幕仪式。

广州企业家遭遇多重套路贷,有政协委员和多名公务员参与其中

扫黑除恶主题雕塑揭幕仪式,居中者为谢荣标。受访者供图

谢荣标,广东番禺人,在他人生高光的时候,他是坐拥几十亿资产的开发商,楼盘、物业众多。但是从2016年开始,他的工业园陆续被侵占、厂房被变卖、公司被起诉、账户被查封、资金链全面断裂,十多个亲戚、家人的房产陆续被低价拍卖,同时还被人追踪与拘禁,不得不逃到杭州暂避。

谢荣标的不幸遭遇,源于一笔1亿元的过桥资金。这笔民间借贷让谢荣标坠入了深渊。

早期,谢荣标在广州南沙区大岗镇主要做家具、木地板生意,后来进入房地产行业,其公司的主体是广州市丰盛木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丰盛公司),开发的楼盘遍及东莞、中山、顺德、广州南沙等地。

风波始于2014年9月,丰盛公司旗下中山市凯盛广场项目将在当年10月预售。此前,丰盛公司将土地产权证抵押在农业银行南沙分行,并借款9000万元,贷款将在同年12月到期。按惯例,办理《预售许可证》之前要解除土地抵押。

由于丰盛公司在南沙、顺德、中山三地的四个楼盘同时开工,在资金链紧绷的情况下,无法抽出9000万元还款。正在谢荣标发愁的时候,经农业银行南沙分行郑行长介绍广州市汇银通小额贷款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汇银通小贷)提供过桥资金。由此,谢荣标认识了番禺区港澳政协委员、番山集团老板高仲勇。

广州企业家遭遇多重套路贷,有政协委员和多名公务员参与其中

广州市番禺区港澳政协委员高仲勇(左一)。图据媒体网站

经过谈判,番山集团高仲勇答应出借给谢荣标1亿元过桥。谢荣标称,高仲勇以其马仔莫宇杰名义出借5500万元、以其马仔叶国雄名义出借1500万元;又安排了谢荣标和亲属谢惠冰、谢惠霞、苏仕华、苏志斌、欧志勤等人以自然人身份,每人向番山集团旗下汇银通小贷各借款500万元,共计3000万元。月利息3.5%,期限3个月,利息1050万元。

对于上千万元的利息,谢荣标并不担心,因为中山的楼盘开盘在即,销售后就能回款十个亿。

2014年9月25日,高仲勇约谢荣标到番山集团总部7楼签署《借款合同》。进入会议室后,高仲勇、刘蓉及其团队早已准备好8份格式《借款合同》与8份《担保合同》。谢荣标说,他问高仲勇:不是只跟汇银通小贷签合同吗?高仲勇回答:“这是我们的行规,你就不用管那么多了,有钱给你就好。”

谢荣标称,其受高仲勇诱骗,签下16份合同,然而高仲勇将合同全部收走,并没有留底给他。合同内容为丰盛公司作为贷款主体,其关联企业东莞丰盛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中山凯盛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佛山顺德凯盛广场投资有限公司等作为保证人,向番山集团旗下两个自然人莫宇杰、叶国雄借款总计7000万元;谢荣标及多名亲属以自然人身份,向番山集团旗下汇银通小贷借贷每人500万元,总共3000万元。

至此,共1亿元的借款通过各种出借方式,进入了丰盛公司的账户。一个星期后,高仲勇称有事,叫谢荣标马上到番山集团见面。

“见面后,高仲勇的心腹刘蓉拿出一份叶国雄出借1500万元的合同,叫我下周马上还钱。我说明明谈好借款期限3-6个月,为何突然变为10天?高仲勇则说,如果不还钱就要提供保障。番山集团要求丰盛公司的公章、财务章、银行Ukey共管。高仲勇称,如果不配合共管,就把我‘借钱不还’的事向银行界宣传,让银行对其全面收贷。接着刘蓉称借款讲究诚信,你签了10天借款期限的合同不还钱也可以续期,但是要提供保障,共管公章也不影响你卖楼的。我很无奈,加上我认为既然是银行行长引荐的,不会有什么问题。”谢荣标说。

拿到1亿借款后,郑姓行长指使其下属农行大岗镇分行陈志伟行长要求丰盛公司此前9000万元的借款还没到期先不用还。可以先将8000万元这笔钱存到该银行,一是也帮银行冲业绩,二是可以做定期存单质押证明丰盛公司的资金实力,这样银行上级领导更容易审批通过续贷。

于是,丰盛公司按陈志伟行长的意思将钱存入了南沙农行。这笔钱没有及时还进去,意味着他们得同时支付番山集团1亿元和南沙农行原有的9000万贷款两笔债务的利息。此时,谢荣标也没有太在意。但过了几个月,陈志伟行长出现在中山凯盛公司楼盘,谢荣标问陈行长到来有何贵干?陈称不在银行上班了,此次过来负责向谢荣标催收番山集团1亿元的债务。

正当谢荣标在筹备中山楼盘凯盛广场的销售事宜时,离贷款到期还有半个月,他突然接到南沙农行的通知:由于风控审批时,认为丰盛公司抵押物不足,只审批了5000万元的额度,这5000万元是以丰盛公司地处南沙区的科苑工业园5栋厂房作为抵押物给出的额度。

广州企业家遭遇多重套路贷,有政协委员和多名公务员参与其中

农业银行南沙支行郑行长曾将此截图发给谢荣标。受访者供图

这时,谢荣标想好了应对策略,将中山凯盛广场的商场变卖出去,就可以快速回笼部分资金,填上5000万元的空缺。但是一周以后,南沙农行突然告知,农行认为丰盛公司其间未进行投产,5000万元的额度取消了。

如此一来,谢荣标需要面对的资金问题极为严峻。番山集团还控制了丰盛公司及关联公司的公章、财务章、银行Ukey等,丰盛公司所有收入也被高仲勇转到指定的个人账户上。谢荣标找到中山大信集团股东张老板,达成了以1.3亿元转让中山凯盛缤纷广场的合议。但高仲勇说谢荣标拖欠借款严重违约,不准其销售广场套取资金,不配合其盖章(因中山凯盛公司的公章在高仲勇处共管),丰盛公司面临资金链断裂的后果。

另外,不让谢荣标和其公司员工到番山集团办公楼拿回公章,“高仲勇私自打开共管保险柜,使用丰盛公司公章、法人章,私自更换了中山凯盛公司楼盘的售楼管理人员。”

正在谢荣标备受煎熬的时候,一个人“适时出现了”。直到他们撕毁填好的协议,要求他签下《资产托管协议》,谢荣标才如梦初醒,他掉进了陷阱。

、小贷公司“出手相助”,进一步掉入陷阱

曾建平是谢荣标的球友,他们经常一起打高尔夫。这个相识十几年的球友,刚好是一家小额贷款公司——广州安泰小额贷款公司(以下简称安泰小贷)的股东。谢荣标一筹莫展的时候,曾建平“适时出现”,表示愿意出手相助。

2015年5月,丰盛公司及其关联企业、番山集团旗下公司及自然人、安泰小贷、曾建平四方签订协议并做了会议纪要,由安泰小贷和曾建平负责担保还款给番山集团。

这意味着,番山集团主张丰盛公司未还的1亿元本金及利息,通过转单平账的方式将债权转移到了安泰小贷手里。等于安泰小贷担保丰盛公司的欠账,重新与丰盛公司签订贷款合同。贷款条件和番山集团相仿,公章、财务章等一并移交。与之不同的是,安泰小贷要求将借贷对象加入个人。安泰小贷8名股东(包括梁兆敏、曾建平)威逼、诱骗,令谢荣标的11个家人、亲戚、3个关联公司,包括2个姐姐、姐夫、妻子、小舅子等共计签订了14份借贷合同。

与安泰小贷约定的贷款时间有两期,一期3个月,月息3.7%。当时,丰盛公司与中山大信控股有限公司签订《销售合同》,中山凯盛广场以1.3亿元售与大信公司。其中,大信公司预付6500万元,安泰小贷将该剩6500万元收入转到其指定的个人和公司账户再走账转入丰盛公司账户完成“过桥”,给广州市农商银行5000万元的在建工程贷款转为物业经营性5年期贷款后,再将该6500万元还给了高仲勇。

广州企业家遭遇多重套路贷,有政协委员和多名公务员参与其中

中山市凯盛广场与拟收购它的大信控股仅一条马路之隔。刘虎 摄

正当谢荣标信心满满,只等卖楼和收回大信公司余款的6500万元的时候,变故又发生了。安泰小贷通过拒绝配合丰盛公司使用公章、财务章、银行账户Ukey等方式,阻止丰盛公司卖楼和拒付工程款及员工工资。

曾建平告诉谢荣标,安泰小贷给丰盛公司放贷,其他股东们认为手上没有拿任何资产,感觉有些不安。于是,谢荣标接受曾建平的提议,将位于广州南沙区的丰盛科苑工业园3栋厂房共1万平米抵押给安泰小贷并要求签署多份保证书。

不久,兴业银行和中信银行两笔贷款到期,总额为1350万元。曾建平告诉谢荣标,由于安泰小贷其他股东的阻力,续贷很难。他的亲家梁威个人手里有资金,可以借贷。在曾建平的主持下,安泰小贷经理郑健斌打印了一张借据,私自加盖谢荣标法人章,强行制造1350万元债权并将谢荣标的2幢厂房抵押给了梁志威,为日后“发难”埋下伏笔。

另一边,谢荣标还在等待中山大信公司支付那6500万元的应付款。但是大信公司的吴姓负责人告知,称有人来大信公司,要求他们别把购房余款交给丰盛公司。

原来,安泰小贷的执行董事梁兆敏带着几个人前往中山市,告知大信公司“丰盛公司欠了高利贷很多钱,也欠了我们不少,我们有中山凯盛项目公司的公章,还钱给他们的话,第一楼盘会烂尾,第二,楼盘抵押在我们这里,你们会竹篮打水一场空。”

自此,大信公司这笔应收账款再也没有到达丰盛公司的账户。除了大信公司,购买丰盛公司关联房地产项目的系列买家都被同样的方式“劝退”。

另一方面,梁威不断找谢荣标修改和重签《贷款合同》,要求谢荣标将个人以及同样作为股东的两个姐姐谢惠冰、谢惠霞的几套房产作为抵押物,并办理了抵押手续。

还剩几个月,安泰小贷的贷款就要到期。迫于压力,谢荣标作出了一个重大的决定——将自己一手打造的丰盛科苑工业园区整体出售,以贱价2.8亿元,只求回笼的资金足够偿还小贷公司和个人债务。

广州企业家遭遇多重套路贷,有政协委员和多名公务员参与其中

广州南沙,丰盛科苑工业园区。刘虎 摄

不过,类似的情形又再一次出现了。在需要办理股权过户的时候,安泰小贷拒绝了。安泰小贷的说法是,如果丰盛科苑要进行交易,则需要解除厂房的抵押,对他们来说风险太大。

到了交易的时间点,他们就不给你盖章,理由是不认同你这种还款方式。”谢荣标开始意识到,即使自己有钱,要还小贷公司的债,也是很难还的。

谢荣标被迫接受了安泰小贷与梁威的提议,出让丰盛科苑工业园75%的股权。该工业园土地面积1.2万平方米、厂房总面积为7.8488万平方米,除去债务和应付款,75%的股权,按净资产总值算,价值5亿元。不过在合同里梁志威说了算,这个价值被打7折,为3.5亿元,转让股权后,包括安泰小贷、梁威等人债务全部抵消。

不久,就在谢荣标开始推动股权手续转让的时候,安泰小贷和梁威突然全面反水,拒绝承认该合同。此时,番禺、南沙等地的银行,又开始告知丰盛公司,将对其贷款进行抽贷、停贷,并不再续贷。理由是有人提供了证明,丰盛公司有利息高昂的大额民间借贷,属于高风险用户。

自此,丰盛公司关联企业及地产项目资金链陆续断裂,在建楼盘相继停工。建筑公司因工程款项问题、购买了楼盘的业主担心能否如期交楼问题,都前往法院起诉,丰盛公司及关联企业银行账户被查封,公司彻底停止运转。

就在这个时候,安泰小贷的梁兆敏和梁威,将早已准备好的资产委托协议给了谢荣标。

这些要谢荣标签字的《资产托管协议》,主要是以其开发的厂房和楼盘为主。与《股权转让协议》的区别是,资产托管只负责资产的管理与处置,不负责相应的债务及应付款。在被委托处置资产的过程中,针对处置事宜,如价格、付款方式等,谢荣标无权过问。

当年7月,丰盛科苑工业园被安泰小贷方强行占据,二三十人拿着棍棒砸车、锁门、赶人。包括谢荣标在内,签下安泰小贷《贷款合同》的11个人,长期被跟踪、恐吓。

最严重的是谢荣标的姐夫欧志勤,被十多名壮汉围困在自己家里,并被断水断电,时间长达七天八夜之久。在欧志勤饿到昏厥、生命垂危时,谢荣标安排了十几个人强行将他救出来送上救护车。有视频显示,现场有十多名壮汉阻止医护人员将欧志勤拉走急救,两方人员发生了激烈的争夺。欧志勤被移送上救护车后,救护车快速甩开跟踪车辆,在一处立交桥旁让他们自行逃离。

广州企业家遭遇多重套路贷,有政协委员和多名公务员参与其中

十多名男子阻止欧志勤被移送救护车。受访者提供(视频截图)

在一次番山集团7楼的谈判现场,突然有一男一女大声的说道要找谢荣标,并表明身份其分别是番禺区法院民庭第一庭的王菲庭长和陈君法官,要找谢荣标签法院的送达回证;与此同时,谢荣标接到其司机的电话称有二十多名黑社会人员在楼下等谢荣标,谢刚挂断电话,随即接到了梁志威的电话,电话里称其黑白两道都有人,并知道谢荣标的儿子就读哪所学校。由于感觉到有生命危险,谢荣标借上厕所的机会匆忙由酒楼地下室逃离,被司机送往白云机场,逃往杭州避难,这一走就是数年。

、多方“合谋”,受害者资产被侵占

梁兆敏等人“套路贷”黑社会案终审《刑事判决书》显示,除了约定的利息,梁兆敏等人还要求谢荣标以“财务顾问费”的名义将合同约定外的利息支付至何某、沈某棠等人的个人银行账户。2014年1月至2015年6月,安泰小贷账户共计收取谢荣标还款365万余元,通过何某、沈某的个人银行账户收取谢荣标还款558万余元。

谢荣标因无法负担高额利息,安泰小贷对谢荣标及借款合同上的借款人、保证人提起一系列民事诉讼,请求判令归还借款。2017年7月28日的庭审过程中,安泰小贷的诉讼代理人竟然隐瞒了以何某、沈某棠名义开立的个人账户是安泰小贷指定的还款账户的真相,致使法院判决未认定何某、沈某棠的上述个人银行账户收取的558万余元是谢荣标一方支付的利息并予以扣减。

除了获得高额利益和“财务顾问费”,丰盛科苑园区里的厂房还被低价出售或者经营出租。《刑事判决书》显示,2016年12月至2018年2月间,梁兆敏等人在未合法取得丰盛科苑工业园管理权、未经谢荣标同意的情况下,利用其掌握的丰盛木业公司公章、被害人谢荣标的私人印信分别以安泰小贷名义与多家公司签订租赁合同,将丰盛科苑工业园B7栋厂房、A-11首层厂房、100号物业出租,收取租金、管理费数十万元。

广州企业家遭遇多重套路贷,有政协委员和多名公务员参与其中

梁兆敏的公安询问笔录。(来源于公安机关刑事卷宗)

丰盛科苑抵押的5栋2万平方米的厂房被法院拍卖,评估价为4790.5万元,最后由梁兆敏介绍的温育欣、李颖瑶等人以低价3353.35万元拍得。相当于每平米单价为1677元,而早在2012年,该厂房的销售单价就是3800元。

低价抄底购买厂房的李颖瑶,她的身份是安泰小贷的财务人员,安泰小贷的执行董事梁兆敏是其妹夫,两人共同开设有公司——广州口饶贸易有限公司。

李颖瑶和温育欣(温育欣的身份在《广州番禺亿元“税爷”:住2800万豪宅,被指身家1.7亿》一文中有介绍)还联手以4438万元的价格,购买了广州市农商银行南沙支行对丰盛公司的债权,这笔债权的抵押物是谢荣标丰盛科苑工业园的6栋厂房和1栋宿舍楼。

梁兆敏等人利用伪造的《租赁合同》制造出丰盛木业公司厂房不能交吉拍卖的假象,导致拍卖起拍价严重低于实际价值。2017年4月1日,南沙区法院在另案涉及农业银行南沙支行的执行案件中作出《执行裁定书》,决定拍卖科苑工业园B7、A8—11栋厂房,该五栋厂房拍卖顺利以低价成交,由甄焯康、吴泽明、王琴三人购得。

巧合的是,竞拍人甄焯康与购买农商行债权包的温育欣,共同持股广州凯通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

案发后,谢荣标一方向广州南沙区法院提起多宗民事诉讼,诉求为不予确认李颖瑶申报的债权;不予确认吴泽明等人竞买行为有效。不过,虽然李颖瑶已经伏法,但是南沙法院支持她享有三千余万元破产债权;另法院驳回对吴泽明等人竞买行为无效的起诉。

广州企业家遭遇多重套路贷,有政协委员和多名公务员参与其中

(2022)粤0113民初1534号《民事判决书》(温育欣诉广州市番禺康达木业有限公司)

官司接连败诉,维权举步维艰。谢荣标认为,梁兆敏作为黑社会性质组织领导者,先用“套路贷”手段设局诈骗,后又使用暴力霸占丰盛公司工业园,驱赶保安和工作人员,接着安排指使李颖瑶、吴泽明等人对丰盛木业公司的债权、厂房等资产进行成功抄底,这一系列侵害行为具有直接因果关系并且有具体细节的证据证实。

谢荣标称,梁兆敏已经伏法,而同样在伏法的李颖瑶购买农商银行债权包的资金全部由梁兆敏提供,具有违法犯罪所得和应列入被没收的双重性质;温育欣的丈夫黄伟明系安泰小贷的股东,且温育欣的购买债权包系受到梁兆敏安排指使;而吴泽明等人竞拍厂房的资金中亦有六百余万元系同案犯梁兆鹏提供,也是受梁兆敏指使并串通梁兆敏伪造了《租赁合同》来恶意降低起拍价并成交。

、受害人公开举报多人,包括小贷公司老板、银行行长等

早在2018年,谢荣标就开始向广东省、广州市多个部门举报自己遭遇套路贷一事。被举报的对象多达15人,有小贷公司老板、多家银行行长,其中包括已经伏法的梁兆敏等人。举报信中,排在第一位的是番山集团的高仲勇。不过,在梁兆敏涉黑一案中,高仲勇并没有被司法机关追究任何责任。

高仲勇和梁兆敏涉黑套路贷连环案,广州番山集团高仲勇是广东省最大的黑社会套路贷集团”,谢荣标在《举报信》如此描述高仲勇。

谢荣标称,番山集团对他实施了具备显著特征的“套路贷”诈骗行为。2015年,高仲勇向他出借一亿元时,利用汇银通小贷招揽生意,收买银行行长及金融中介同业人员为其推荐客户,再设局以其马仔莫宇杰的名义与他签订了其中5500万元的合同,并用南沙大岗立景建材部账户放款收款,加之用指定的个人账户来收取还款本金及利息。然而,在足额收取还款后,却在法院诉讼庭审中故意隐瞒立景建材部及案外人的收款记录欺骗法院,而且还通过暴力催收的手段令受害人无法出庭应诉和提供证据,成功实现了虚假诉讼的目的。

谢荣标说,他因离开广州避难,无法出庭应诉,导致莫宇杰取得对谢荣标和丰盛公司的债权,即借款本金3500万元和每月1.8%的利息,莫宇杰拿到生效判决后即申请了强制执行。丰盛木业公司于2019年3月19日被广州中院裁定进入破产程序后,莫宇杰没有向管理人申报债权,却暗地里与安泰小贷串通,安泰小贷在未通知和未征得主债务人丰盛公司同意的情况下,擅自以借款担保人身份与莫宇杰签订《执行和解协议》,向莫宇杰支付超700万元。

广州企业家遭遇多重套路贷,有政协委员和多名公务员参与其中

在谢荣标的顺德物业,至今贴有法院要求执行莫宇杰债权的通知。刘虎 摄

此后,安泰小贷以代偿人身份向丰盛木业公司追索。丰盛公司向中院起诉要求确认安泰小贷与莫宇杰签订的和解协议无效,中院指定南沙法院审理。

谢荣标称,对于该案的审理,他们提供了梁兆敏涉黑案的《刑事判决书》、执行文件等大量证据,以证明安泰小贷与莫宇杰之间的恶意串通,同时也向法院陈述了莫宇杰的债权来源实际上就是番山集团涉嫌实施“套路贷”的产物。不过,南沙法院没有支持丰盛木业公司的诉求,通过独任制审理后裁定驳回了全部起诉。

对于资产回收过程中的困难重重,谢荣标在《举报信》里称,这是因为梁兆敏及安泰小贷、高仲勇及其番山集团在番禺、南沙两地经营多年,小贷公司涉及当地法院、工商、税务等众多重要部门的人员,人脉关系庞大和复杂。

“套路贷”案发后,谢荣标一方就梁兆敏同伙吴泽明、甄焯康、王琴三人竞拍5幢厂房一事起诉到法院,诉求为判令竞拍行为无效。

南沙区法院就此案开庭审理。庭审中,法官说该案件太过复杂,他要调取材料,今天休庭,择期再开庭。然而,两周以后,判决却出来了,谢荣标一方败诉。

广州企业家遭遇多重套路贷,有政协委员和多名公务员参与其中

广州市南沙区法院《庭审笔录》截图。

谢荣标不服,向广州中院纪检组等举报法官在审理案件中违规,一是没有组成合议庭,法官一个人就把案子审理了;二是庭审都没有进行完,法官宣布休庭后居然把案子宣判了。举报反馈到南沙区法院后,谢荣标接到电话,对方说举报未附证据,让谢荣标在案件二审后再去补上证据举报。

对于如此说法,谢荣标啼笑皆非:二审是终审,终审之后再去举报,还有意义吗?

谢荣标称,他严重怀疑南沙法院的廖活年法官涉嫌枉法裁判,将进一步举报维权。

公开资料显示,高仲勇名下有多家企业,他还是番禺区港澳政协委员。那么,对于谢荣标的指控,番山集团的高仲勇有怎样的回应呢?2月22日,笔者向高仲勇发了短信求证。

截止本文发布,高仲勇始终没有做出任何回应。

  • 律师法律咨询
  • 扫描下方二维码添加宋律师咨询!
  • weinxin
  • 微信公众号
  • 关注即可获得海量实用资源!
  • weinxin
宋献律师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3年8月19日 11:31:41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s://www.gdlvs.com/59872.html
评论  0  访客  0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